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

文章出處:未知 │ 網站編輯:admin │ 發表時間:2019-08-01 16:09:59 我要分享

公元三世紀到六世紀,希臘建築與羅馬建築的誕生開啟了建築的輝煌史,建築占據著記錄城市發展及紀念重大事件的重要位置,從那時開始建築隨著人們的需求與時代更迭不斷進步。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

帕提儂神廟

 

 

古典建築作為一個城市不可或缺的部分始終存在著,它們保存著一個國家一方人民的記憶,對古典建築的重新定義或者補充則是現代建築師與古典主義的一次對話,他們運用現代的設計手法與審美觀念,也許中間經過輿論的負麵評價,但最終依然靠著對古典與現代融合的完美詮釋,成功收獲大眾的認可。

 

今天將帶你了解那些兼具古典、現代雙重魅力的建築,去探索看似大膽甚至荒誕的外形設計背後隱藏的深邃思考。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2

 

 

雅典衛城博物館

伯納德·屈米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3

 

“雅典衛城博物館的設計理念是賦予博物館光感、動感和層次,用最先進的現代建築技術還原一座樸素而精湛的古希臘建築。

——伯納德·屈米

 

雅典(新)衛城博物館坐落於希臘雅典衛城山下,由瑞士裔建築師屈米和希臘本土建築師米哈利斯共同設計,建築麵積1萬4千平方米,麵積是老衛城博物館的10倍。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4

博物館入口

 

項目最吸引人的部分是外部的玻璃走廊,這個充滿現代感的走廊似乎和周圍的古典式建築格格不入,但是建築師卻通過它以不同的角度讓這個建築與古典產生聯係。

 

建築整個內部結構與帕特農神廟內殿完全相同,而現代手法的外部設計使走在其中的人們仿佛走在時空隧道中,人們對空間的感知與目光所及之處的雅典全城景色相融合,而得以在今天與曆史麵對麵,真正做到在建築中感受時間倒流。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5

遠景中的玻璃走廊

 

在功能分布方麵設計師把這個建築分成底、中、上三個部分,它們都圍繞這個項目不同部分的特殊需求來設計。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6

分層草圖設計

 

博物館的底層懸浮在既有的考古挖掘物之上,底下的柱網是與專家談判協商得來的結果,小心謹慎地布置,以保護挖掘現場。一個可以俯瞰考古挖掘物的玻璃坡道通向位於中層的展廳。這些展廳雙層通高,以高高的柱子支撐,非常壯觀。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7

懸浮於挖掘現場之上的底層

 

上層由方形的帶有內院的帕特農神廟展廳組成,展廳透明外殼為雕塑提供了理想的光線,無論是看雅典衛城還是從雅典衛城看過來,均是如此。外殼使用了最現代的玻璃技術,以保護展廳遠離過度的熱與光。

 

 

德國新國會大廈

諾曼·福斯特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8

 

“我認為建築應該給人一種強調的感覺,一種戲劇性的效果,給人帶來寧靜。

——諾曼·福斯特

 

德國國會大廈的曆史一直近乎沉重的印刻在德國人民的記憶中,幾次草率的改建與戰火的摧殘已經使它不堪重負,而諾曼福斯特的重建方案經過仔細推敲與幕後大量的資料查找,用現代語言賦予這個建築新的生命。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9

玻璃穹頂外觀

 

設計師從建築物原有結構中獲取線索,揭開曆史的層層麵紗,顯露出舊日的深刻印記——石匠的標記和蘇聯式塗鴉——這些疤痕作為“天然博物館”保留至今,但從另一方麵看,其厚實的外殼之下是輕盈而透明的內部,內部功能一覽無餘,這與上述對建築原始設計的保留形成強烈的反差。

 

方案主體的頂部穹頂不僅為瞭望設計,也有重生的象征意義,有著許多曆史遺留傷口的國會大廈正需要這樣的意向表明立場,同其他改建項目一樣,玻璃圓頂的材質選擇和技術考慮都非常成功的契合著設計本身,它對自然采光和通風都起著非常重要的積極作用。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0

玻璃穹頂設計圖

 

穹頂的議會大廳中央是一個“光線雕刻器”,將水平光線折射至議會大廳內,可移動的遮陽裝置循著太陽的運動自動調節位置,避免直射陽光晃眼,同時降低太陽輻射的熱量。這個過程在夜幕降臨時則相反,穹形圓頂在此時則成為天際線上的一座燈塔,暗示著德國民主進程的氣勢與魄力。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1

議會中央的光線雕刻作用

 

在建築的可持續發展方麵,該建築為將來使用可再生生物燃料的建築提供了典範:它使用精煉植物油,通過熱電聯供裝置來發電,通過該係統可以減少94%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剩餘的熱量以熱水形式存儲在地下深處的蓄水層中。在需要時,可以將熱水泵出向大廈供暖,或者采用吸收式冷凍機生產冷凍水來冷卻大廈。

 

 

盧浮宮擴建

貝聿銘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2

 

“我來自中國,一個具有幾千年傳統文化的國家。它有令人自豪的過去,但那是過去。法國人非常眷戀過去。

——貝聿銘

 

盧浮宮是法國乃至世界的文化地標,而20多年前的盧浮宮破敗失修,缺乏維護,遭到忽視,在貝聿銘與改建方案經曆過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之後,才得以重生,聞名世界。

 

1984年1月24日,《法蘭西晚報》發表了貝聿銘設計的金字塔模型照片,首次將這一設計公布於眾。從此,輿論戰火被點燃。《自由巴黎人》以《令人驚訝的中國金字塔》為題,發表文章,稱“金字塔”“奇形怪狀”,把建築專家們“著實嚇著了”。藝術批評家安德烈·費爾米熱爾撰文《死人之屋》,直指貝聿銘設計愚蠢,將盧浮宮變成死人之屋……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3

金字塔地下公共空間

 

1985年初,“金字塔”正式開工後,第二輪“戰鬥”開始了。反對派成立反新盧浮宮委員會,指責“金字塔”構成了“對文物古跡的重度破壞”。當年2月,建築師公會聯盟主席德拉波特致信總統,表示將新盧浮宮的設計交給一個美籍華人,令人憤怒。

 

事情終於在一次實體模型展示之後出現轉機,5月1日,應希拉克要求,一個真實大小的“模擬金字塔”出現在盧浮宮廣場,供全社會考察。在此之前,很多人以為“金字塔”是簡單地放置於地麵,沒有任何附帶結構,而且非常巨大會超過周圍建築。這種將公共設計以模擬實景方式呈現,對於向普通大眾征求意見非常有效,值得文化建設者借鑒。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4

貝聿銘在實體模型前

 

設計方案獲得認可之後的建造環節同樣困難重重,主體材料玻璃的選擇就是主要難題之一,貝聿銘出於對盧浮宮原貌的尊重而要求人們通過玻璃金字塔看到的盧浮宮不能產生任何變形,甚至顏色也要求是完全透明,雖然這種玻璃在材料專家看來並不存在,但貝聿銘經過多次試驗終於將一種用於噴氣飛機的玻璃改造之後用於金字塔的外觀。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5

通過玻璃金字塔看盧浮宮

 

這場戰爭貝聿銘的改建方案從一開始的全民抵製到最後成為巴黎人民的驕傲,充分體現出他的設計與盧浮宮結合的完美程度,他對方案的執著與敢於麵對大眾觀點的勇氣也成為盧浮宮被人們銘記的原因之一。

 

 

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丹尼爾·裏伯斯金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6

 

“我的想法是抹去文化、娛樂與商業之間的界限。豆奶视频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博物館空間與其他的建築,但我想讓這些在零售空間中體現。

——丹尼爾·裏伯斯金

 

皇家安大略博物館位於加拿大多倫多,是加拿大最大,擁有藏品最多,最頂級的博物館。館內擁有各式各樣的藏品,涵蓋考古、美術、生物、自然科學。

 

擴建項目於2007年6月揭幕,共新增9290.30㎡展覽空間、一個新入口和大廳、一個街邊零售店和三個新餐廳。裏伯斯金工作室還更新了原有曆史建築內的10個畫廊作為項目的一部分。擴建項目的建成,使博物館頓顯活力四射,充滿朝氣。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7

“水晶廳”

 

水晶廳的名字源於建築五個互相交叉的體量,其中兩個晶體為專屬的新畫廊空間,兩者相互交叉,形成一個名為“精神家園”的空白空間。

巨大的中庭從首層直通四層,各個樓層都有橋體通道縱橫交錯,旨在將“精神家園”打造成為供遊客們沉思的場所。第四個晶體為“奇妙樓梯”,既作為垂直流線之用,同時充當樓梯平台處的玻璃展覽櫥窗。第五個水晶體內容納著主要的新餐廳。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8

室內效果


裏伯斯金在這個項目一如既往表達出他的設計理念,與他一貫表達的建築語言,相互交錯的空間設計在不同樓層上創造了一係列的中庭,保證了在博物館內部欣賞畫廊內景和其他空間的視野。其中一個大型中庭將新建築與皇家安大略博物館現有的傳統建築分離開來,使人們幾乎可以觀賞修複後的傳統立麵的全景。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19

皇家安大略博物館街景

 

水晶部分的加入與對傳統立麵的觀賞保護,使建築得以用現代外觀在古典建築之上站穩腳跟,也給世界呈現了一種古典建築更新的新思路。

 

 

德國曆史博物館

貝聿銘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20

 

“我設計的樓梯塔是有些好奇,但是它應該是這樣的。它應該引誘人們在這個大樓裏走動,充滿好奇與享受。

——貝聿銘

 

2003年在為曆史博物館建新館招標時,盡管有很多人反對,但那時在位的科爾總理在不經過任何競爭程序的情況下,就把這個項目給了貝聿銘。

 

貝聿銘設計的新館是個一邊帶圓弧的三角形,建築物用乳白色石料砌成的兩側呈現銳利的線條,另一側則是玻璃與鋼結構圍成的圓弧。流暢的幾何圖形顯示了建築的現代風格,而它在現代感中又透露出優美的古典豐韻,和周圍兩座由古典派建築大師申克爾修建的建築遙相呼應。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21

 

 

生活在19世紀,深刻影響了柏林城市建築的申克爾,是貝聿銘敬仰的前輩,在德國的首都,在申克爾建築比鄰的地方修建一座當代風格的建築,對貝聿銘來說有非同尋常的意義。

 

光,影和運動是貝聿銘建築的生命。自然光線穿過透明的玻璃材料傾泄到室內,給室內的一切帶來溫暖和靈動之感,起支撐作用的網狀鋼材賦予玻璃一種力度,玻璃不再隻是透明得好像不複存在,而是接納了鋼材的形態,變得鋼柔並濟,可以抵抗風雨。

 

網狀鋼材投灑到地麵的影子隨著太陽的高地而變幻,室內走動的人群本身就是建築物流動的風景,這一切的動感和因為透明而產生的室內外的聯係讓貝聿銘的建築變成了都市生活的舞台。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22

室內效果

 

建築評論家們在此達成了少有的共識: 對貝聿銘這個德國人瓦爾特•格羅皮厄斯的學生和申克爾的崇拜者來說,這件藝術品是成功的。

 

《法蘭克福匯報》稱讚這座比人們期望的還要秀麗的建築物時,這樣寫道:貝聿銘“將施呂特爾的巨形藝術、申克爾的優美與中國的憂鬱集於了一體”。

 

《南德意誌報》熱情洋溢地評論說:“這位光線魔術師給這座城市注入了一個可以折射其照準線與光軸的棱鏡,給幸運城市增添了七色光環。

 

隕落還是重生?當現代語匯邂逅古典建築_23

 

這些古典建築中的現代式改造外觀在建成之初似乎並不容易被接受,但是設計師的創新與對待曆史建築的嚴謹態度最終征服了人們,這樣不做簡單外觀模仿的改建不僅體現建築師的設計功底,更讓古典建築在曆史與現代的碰撞中煥發前所未見的生機活力,也成為古典建築改建擴建的模式之一。

更多